• <meter id="agers"><ins id="agers"></ins></meter>
  • <meter id="agers"><u id="agers"></u></meter>
    1. <label id="agers"></label>
       
      當前位置: 中國教育 >

      面向未來的鄉村教育生態如何構建——鄉村教育振興高峰論壇圓滿結束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 時間: 2022-06-14 | 責編: 雷后蘭

      6月11至12日,由浙江省麗水市縉云縣教育局與21世紀教育研究院聯合主辦的“鄉村教育振興高峰論壇暨第四屆農村小規模學校發展共同體年會”隆重召開。大會以“村小不小,協力同行——共筑面向未來的鄉村教育生態”為主題,邀請了諸多地方行政管理者、學者專家、校長教師與教育公益組織,從各自角度,共同探討了如何推進鄉村教育振興,如何共筑面向未來的鄉村教育。

      本次會議共設置五個線下會場,分別位于浙江省縉云縣、貴州省沿河土家族自治縣、河南省濮陽縣、山東省曲阜市、湖南省平江縣及沅陵縣,線上線下,五地聯動,為鄉村教育工作者營造了豐富的交流空間。據統計,截至會議結束,各直播平臺觀看量近 100 萬人次。

      鄉村文化的傳承依靠鄉村學校

      鄉村學校是村莊的靈魂,鄉村的精神寄托在鄉村學校,鄉村文化的傳承也依靠鄉村學校。在100年前陶行知先生就曾經說過,“我們深信鄉村學校應當做改造鄉村生活的中心,鄉村教師應當做改造鄉村生活的靈魂”。鄉村教育是實現鄉村振興戰略的必由之路,鄉村教育不振興,就難以實現鄉村整體的振興,難以從根本上提高農民的內生動力和發展能力。

      全國政協常委兼副秘書長、民進中央副主席朱永新作了“鄉村教育發展是鄉村教育振興的靈魂”的主題發言。他說,鄉村教育要根據鄉村的特點,構建不同于城市的靈活、小規模的鄉村教育。鄉村學校也要努力構建自己的田園課程,培養熟悉鄉村、熱愛鄉村,未來能夠建設鄉村的學生。縉云縣的章村小學開展的“芳華課程”,組織教師和學生走進村莊,采訪80多歲的老人,了解他們生活,了解他們的人生,讓他們講述自己的故事,講述他們自己為家庭為社會做的貢獻,引導村民們尊老、敬老,形成愛老、助老的社會氛圍……這些行動都是實實在在的振興鄉村教育的舉措。另外,在綜合改革中向鄉村學校傾斜,切實為鄉村教育提供保障,在留住人上面下工夫。大力發展涉農的中等職業教育,培養大批用得上、留得住的鄉村實用人才,培養有文化、懂技術、會經營的新型職業農民。

      浙江省縉云縣引進鄉土文化資源改善學校教育,把婺劇引進學校,在改善教學的同時,也促進了縉云地方戲劇的復興,深刻展示了鄉村教育和社會文化發展之間的互相支撐的關系。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名譽理事長,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委員楊東平以“鄉村教育創新的重要意義”為主題作了發言。他表示,當我們今天說“以學生為本,以鄉土為根”的時候是基于一種教育理念:扎根才能生長,當下就是未來,在地化就是國際化。熱愛家鄉才能熱愛祖國,熱愛生活,走向未來。楊東平提出,培養鄉村教育家是改善農村學校的治本之道,應不拘一格地培養青年教師,從學科帶頭人、專業教師中選拔一批有鄉村情懷、有教育理想的青年教師擔任校長,打破統一化的定勢,使得鄉村學校呈現百花齊放的局面。

      面向未來的鄉村教育生態

      鄉村教育事業的發展是鄉村振興戰略的重要支點,在鄉村振興的大背景下,為了提升鄉村教育質量,促進鄉村教育走向優質均衡,社會各界都在關注鄉村教育生態這個話題。北京大學教育學院教授,21世紀教育研究院首席專家康健指出,我們需要有一個有張力的教育生態,過去鄉村教育生態受到城鄉二元體制的影響,更受著分數論和應試教育的影響,教育的生態需要改善。

      教育就應該是一個生態系統。北京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林小英介紹說,她的腦子里經常出現一個具象的畫面,像樹林里有喬木、灌木還有草,各得其所,相得益彰,它們相互不影響又相互依存。她說,教育這樣的系統除了用生態這個概念來類比,還想不出其他更好的概念。如果只是因為成績好,就能夠吸走所有好的待遇和注意力、目光和評優;如果成績不好,基本上就是遭受了“滅頂之災”,這就是違背生態觀點的做法。

      近日,教育部發布《義務教育勞動課程標準(2022年版)》。今秋開學起,勞動課將正式成為中小學的一門獨立課程。農村具有一些天然的優勢,農村的學校往往在鄉村之中,在生產之中,在鄉村的社會之中,和自然很親近。貴州正安縣和溪鎮杉木坪小學通過打造農耕陳列室、開展調研活動、建造農趣基地、組織多樣勞動等形式,通過“農耕文化”課程將勞動教育融入學校日常教學安排中,將在地資源轉換為了教育資源。杉木坪小學校長蔣勃說,我們堅信當我們帶領學生走出校園、走進家鄉,自然與生活,與社會、歷史、未來對話時,好的鄉土教育便生成了!河南省濟源市梨林鎮梨林小學校長段濟寧在介紹辦學經驗時說,“可游戲、可觀賞、可讀書、可品味……這種尊重教育規律、尊重生命成長、順乎自然、呵護天性的教育,必定會給每個孩子留下快樂童年,美好記憶”。康健教授認為,在勞動課上,鄉村的學校和孩子都有比城市優越得多的天然資源,這些自然優勢也自然轉化成面向未來的力量。

      教育部教育發展研究中心首席專家、綜合部主任王烽認為,學校辦得很好,可能正說明了鄉村小規模學校存在的價值,同時,把鄉村小規模學校辦好也對我們整體的教育改革具有重要的意義。小規模學校小班額管理的模式是未來趨勢,不同的班額不僅對于教學模式,而且對于教學質量具有重要影響。在一些鄉村學校天然就是小班,怎樣探索小班教學,對我們構建班級教學的生態具有重要意義;另外,在村小里不可避免地要有一些老師承擔不同的課程,這種全科教學在這種小規模學校里具有探索的價值。王烽認為,可以通過學校教育的紐帶,讓鄉村真正實現現代化。

      浙江外國語學院教育治理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蔣莉提出未來鄉村學校的理想樣態應該是開放、鏈接、自主的,跟城市各種資源和人員互通的,接受外部力量的整合。她認為,鄉村小規模學校在未來完全可能彎道超車。但這樣目的的達成,需要環境的支持,尤其是評價環境和教育治理體系環境的支持。

      關于“如何建設具有面向未來的鄉村教育生態”,林小英認為,除了要呼吁整個教育體系中要低利害評價,教育局要放權,每個學校把自己的學校辦好,每個老師把自己該負責的孩子教育好,還要努力營造氛圍。林小英說,我們從縉云當地孩子的笑臉中,從校長的辦學理念中就感覺到這就是一股面向未來的力量。當這種力量出來的時候,教育局、公益組織、研究機構積極地培育,讓學校做出未來教育的樣態。

      地方行政部門如何支持區域教育生態構建

      縉云縣教育局副局長吳麗明認為,教育行政需要有所為和有所不為。第一,應當重視基本法律的實施、尊重教學規律、落實國家和教育行政部門的政策法規,不能片面強調分數,片面關注知識技能和技能的掌握,而是要把教育部門最應該做的保障底線的事情貫徹到位。第二,不能單純用名校升學率等單一化的評價標準替代學校真正的價值,抹殺學校的主體性,替代學校的自主發展。他說,“雙減”從教育本質來講,第一“減”是學校老師和家長對孩子的過度的控制,第二個“減”是對孩子過高的共性目標的要求。“雙減”的背后是“雙增”,是支持孩子主體性的自主發展,是支持孩子個性化的自我發展,這才是“雙減”背后我們要做的。

      河南省濮陽縣第一中學校長、教育部國培專家申建民提道,國家的政策和法律的規定邊界是比較明晰的,關鍵在于教育行政部門是不是恪守了這樣的邊界?這個事情難在認知,認知轉變了就好辦了。政策中各類幫扶措施,無外乎是讓學校外部的人幫助到學校內部的人,提升育人方式,把理念落實到學校中。認知改變了,才能有后面的科學辦學的行為。校長應該聚焦在學校的內涵上,梳理清楚教育的本質。首先關注教師,然后才有可能根本上落實對學生成長的關注。其次是關注課程的建設,關注我們的教學實施。

      科學的評價不能僅僅盯住高考,高考是一種評價的方式,我們無法回避,也沒有必要回避考試、分數和家長、學生、社會對于升學的訴求。重要的是我們怎么用綠色的綜合性的評價,改善校內的教育教學。濮陽這些年跟北京師范大學合作,對全縣中小學教育教學的學業發展水平以及影響學生發展的因素進行綜合性測評,引領辦學,做扎實的事情。

      關于“雙減的背景下農村學校怎么樣提質增效”,麗水學院教師教育學院院長潘巧明說,首先,需要縣域里機制體制的創新,資源共享,縣域的管理者通過信息化工程把城市里好的一些資源盡可能地數字化,推廣到鄉村中去。第二,在“雙減”政策下最關鍵的是提高課堂效率,這是整個建設最關鍵的要素。優質的資源改革的手段和方法不可能通過特色的課程來實現,大部分還是要關注學科的課程。第三,有效建立教師發展機制,麗水學院承接了面向 336 位山區教師,為期三年的麗水市“綠谷雙名工程”,旨在通過三年系統培養,形成一批在省內、國內有較大影響力的專家型校長和知名教師,夯實山區教育的發展基石。“綠谷雙名工程”項目在運行機制、管理模式、培養方案等方面進行了探索,通過這些探索促進教師發展。第四,行政部門推動學校形成可持續發展的機制。

      關于“鄉村小規模學校發展需要怎樣的外部知識環境和教育生態?”的話題,湖南省教育科學研究院副院長趙雄輝介紹了他負責的大樣本的鄉村教師隊伍建設相關調研,他說,根據調研,有很多年輕人愿意到鄉村學校去當校長,縣域需要建立機制,把這些年輕人選拔出來,送到鄉村學校去鍛煉。他提出:首先,是要推動建立鄉村資源與鄉村教育共建共享機制。其次是要暢通鄉賢參與鄉村教育治理的渠道,允許鄉賢擔任鄉村學校的名譽校長、兼職副校長等職務,扶持一些農村的非遺傳承人、民間藝人,在校收徒傳藝,發展優秀的戲曲、曲藝、少數民族文化、民間文化,鼓勵和引導鄉賢積極參與到鄉村教育治理。并倡導鄉村教師成為鄉村社會的賢達之士。

      山東省曲阜市教師教育發展服務中心教科室主任陳立峰介紹,往往是盡管我們把國家的教育方針和政策進行了傳達,但是在考評的時候突出甚至聚焦了學科成績,生態確實是不理想的。在我們偏遠的小規模農村小學,青年教師只有通過實實在在的研討才能提高。曲阜幾個校長 2016 年就組建了一個小規模學校的共同發展體,形成這個共同體以后,通過集中力量、匯聚信息,來提高教師隊伍素質和落實我們初心理念。主要措施是通過校長論壇、教務處主任論壇、輔導員論壇、青年教師論壇,通過促進公開課,帶動了我們的培訓。教育政策很好,但是怎么落地?小規模的偏遠小學怎么落地?縉云的經驗給了我們啟發,可以基于生態的理念,轉化發揮我們身邊的資源。

      貴州省沿河縣沿河民族中學校長李勝君聚焦招聘教師和留住人才方面,他表示,對于老師的評價體系還需要更進一步的科學管理。他說,教育是慢動作,而社會要求快,縣中就是社會的一個縮小版,需要校長對整個教育生態進行兼容,對行政主管部門、家庭、社會、學生等等方面都要有平衡,尤其是利用外援的力量。比如說國家的托管政策,最關鍵的還是要讓本地的教師實實在在動起來,不讓他們躺平,才能把自己的事情干好。

      社會力量助力良好教育生態構建

      在城市化進程時代背景下,鄉村小規模學校普遍面臨生源減少、經費分配、教師結構與資源配置不均衡的困境,但近年來我們可以驚喜地看到,面對這些困境,有一批村小率先進行自主探索與創新,為翻轉鄉村教育開創出一條發展新路。本次論壇,來自全國各地的多家教育公益組織線上分享社會力量推動鄉村教育公平,助力鄉村振興的實踐經驗和行動方式。

      浙江致樸公益基金會主要關注的議題是鄉村兒童的成長,聯合發起人駱筱紅表示,作為一家公益機構,主要的三個角色是創新機構的呵護者、師生成長的陪伴者和教育資源的補充者。致樸聚焦在美育板塊,他們發現,推動變革的主體最重要的是系統當中的每一位具體的教育工作者,所以致力于通過為鄉村教師提供更好的美育內容和教師個人成長支持,以此讓更多兒童得到適合自己生命成長的教育。

      北京感恩公益基金會發起人周健介紹了“一校一夢想”公益項目,他說,一校一夢想,是鄉村教師自己提出來的夢想,所以感恩公益基金會也一直致力于激發老師的內生動力,通過社區之間的連接,擴大社會的參與半徑,幫助鄉村學校去尋找到適合自己的生態。

      湖南弘慧發展基金會秘書長李琦介紹道,弘慧以“陪伴”為切口,為鄉村孩子、鄉村學校、縣域教育生態搭建了一個多元化的社會陪伴網絡,支持鄉村學校做適合鄉村孩子的教育,讓每一個鄉村孩子都有尊嚴有擔當地融入社會,有尊嚴是自理自強,有擔當是希望孩子們能夠善良、勇敢,熱愛家鄉。

      五地共同簽署“縉云共識”

      在會議的最后環節,21 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代表論壇組委會發布了振興鄉村教育和農村小規模學校的縉云共識《村小不小,協力同行,共筑面向未來的教育生態》。“縉云共識”以小為大,走鄉村教育振興之路;突破“瓶頸”,走全面發展之路;沉到草根,走自下而上之路;以校為本,走內涵發展之路;優化生態,走區域共同發展之路;鼓勵先行,走探索、創新之路!關于鄉村教育的前途,“縉云探索”已經做出了回答:希望就在我們手中!村小不小,讓我們協力同行,建設好小規模學校,為鄉村教育構筑良好的教育生態,創造美麗鄉村教育,促進鄉村的振興。


      網站無障礙
      国产成人VA视频在线观看